Search

一切都是相对的

快两年了,第一次短途出差回来发现孩子们大了不少。四岁的娃在电话上虽然能够沟通,但明显发现他们的注意力不可能长时间集中在电话那头的人,要想在远程还感受到孩子一天一天的成长是不现实的。


Benson拿过来一本故事书说:“这本书对你来说是新书,对我们来说是不新的书。” 我问为什么呢?他们一起说“因为妈妈讲过呀”。我很吃惊,顺便锚定了一个“一切都是相对的”概念。

出门时在车上他们用带出来的玩偶过家家,一个扮妈妈,一个是爸爸。我问:“那你们的小baby叫我什么呢?”一直认为自己反应比姐姐慢的Benson脱口而出“叔叔”。多想一秒还是有好处,Ada说是爷爷,因为妈妈的爸爸是爷爷。我顺便强调了一下这也是相对的。


一块石头包上了漂亮的包装纸在柜子里吸引了小朋友的注意力,拿下来看问我这是什么,我说是用来拉住氢气球防止飞上天的。Benson拿在手上不解的问:“因为它的力气比气球大吗?”我说是,”那我可以拿起来因为我的力气比它大,是吗?”我点头。Benson好奇的问:“因为是相对的?”我开心的鼓励他又内化了一个好多成年人已经忘记的概念。


生活中万物有哪一样不是相对的?我们对所有事情的感受都是一个有着丰富(但是不完整)经历的人对一个客观事物和现象的主观感受。都是相对的,比较过的和带有无数偏见的。如果这个客观现象能够依然使我们警醒,我们就是一个成年人,反之我们岂不是连孩子也不如?


倾听孩子们的对话是成年人涨知识的好途径。Ada一如既往的给大家细致入微的分享昨天的梦,刚讲了一半,Benson吃惊的叫起来,“哎呀,你的梦差一点就和我的一模一样!”,Ada很镇定的同意并指出了一些细节上的差异:“我的梦里,我把石头扔到了吴老师的身上,你的梦里是扔到了吴老师的头上,吴老师会更痛一些。”平时从来不做的事情,在梦里发生我想可能是孩子们顽皮的天性的一种狂野地释放吧。Ada后面的评论让我大惊失色。“Benson,是不是我们的梦想说,来,让我们一起做一个梦,给他们一个惊喜吧?” 。梦想,这个概念在读了《原则》儿童版之后就记住了,现在已经可以在梦想和现实这两个相对的概念里自由地畅想,真开心。未来的日子只要确保不要因为习得变得无助不就够了吗?



昨天Ada趴在Ikea的长卷涂鸦纸上一边上色一边自言自语:“我很喜欢画画,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pianting man”。我赶紧问你想让我帮你请一个老师教你吗?

49 views0 comments